论坛动态
中国智慧城市论坛对接漯河市,绿色智慧城市受关注
绿色智慧城市签约高县
江安县绿色智慧城市签约
新年第一签,绿色智慧城市签约达旗
绿色智慧城市≠智慧城市+绿色,那是什么?
2019第九届中国智慧城市大会盛大召开
AI升级2019智慧城市
中国智慧城市论坛与绿色智慧城市联盟达成合作
智慧城市实战专家推荐20名
2018年第二批智慧城市家名单
   活动计划
2018智慧城市全国行江苏站 11月
2018智慧城市全国行河南站 11月
2018智慧城市全国行重庆站 10月
2018年智慧城市全国行江西站 9月 已举办
2018年智慧城市全国行湖北站 8月 已举办
2018年智慧城市全国行安徽站 7月 已召开
2018年智慧城市全国行四川站 6月 已召开
2018年智慧城市全国行山东站 5月 已召开
2018年智慧城市全国行陕西站 4月 已召开
平安集团智慧城市组团合作交流会 3月 已召开
    首页 - 智慧环保 - 永康试水互联网+ 集中处置工业固废
点击:99        时间:2019-10-29 08:59:21

  生活垃圾分类已成社会共识,但与之相比,工业固废的分类处置还不太为人关注。

  事实上,工业固废处置不当,存在着巨大的安全生产隐患,且极易造成环境污染,而另一方面,工业固废处理难、处理成本过高也一直困扰着企业,正成为亟待破解的社会难题。

  那么,产量大、种类多、成分复杂的工业固废,究竟该何去何从?“五金之都”浙江省金华永康市率先出招。今年5月以来,永康市引入第三方再生资源公司,在经济开发区启动试点,摸索出工业固废“互联网+集中处置”模式,走出了一条“政府引导、市场运作、企业受益”的工业固废处置新路,促使工业固废逐步得到妥善处置,实现多方共赢。

  工业固废处置诉求大

  企业自行处理难,政企合作探索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处置方法

  在永康,徐涛是远近闻名的废品大王。他的老家安徽怀远,很多人走南闯北从事废品收购,用他的话说,废品收购是一个不起眼但很庞大的产业。

  2013年,徐涛来到永康,主要从事废纸回收,时间久了,一个新问题频繁出现在他面前。“上门收废纸的时候,企业老是问我,工业垃圾收不收?”徐涛好奇地看了看堆在角落里的尘土、布条、废料,摇摇头,“这些东西没啥价值,不收。”

  从2017年开始,徐涛渐渐发现,有处置工业固体废物需求的企业越来越多,大家的诉求出奇一致:能把厂里的垃圾处理掉就行。这些垃圾真的没有价值吗?徐涛细细作了一番功课。

  工业固废可分为一般工业废物和危险固体废物。对于危险废物,企业须按照法律法规要求,委托专业机构进行处置。而一般工业固废则往往由企业自行处理,其中高价值的如废纸、废塑料、废金属等,企业会卖掉,而其他低价值的则去向不定。

  记者从永康部分工业企业了解到,“自行处理”说起来容易,这些固废究竟是焚烧、填埋还是资源化利用,企业往往无从下手。

  抛光灰,是永康五金产业集群中一种特有的一般工业固废,产自保温杯、厨具、五金工具、设备制造等多个行业。记者随徐涛走进永康市海呈再生资源有限公司的回收车间看到,这是一种灰色的粉末状工业废料,形态看起来和刚拆封的水泥差不多。“里面混杂着大量不同的金属元素,且杂质很多,有些重金属还超标,所以不能进行填埋处理。”徐涛用手捻了一点在手指上,“但它本质上还是金属,有资源化利用的可能。”

  海呈公司是徐涛2017年5月创办的一家企业,它的工作就是帮助永康经济开发区内企业开展工业固废的分类、收集、运输、处置。公司创立前,徐涛还好好作了一番调查:目前永康大多数制造企业缺乏自主分类意愿,工业固废处理过程不规范,高价值垃圾回收渠道不固定;全市约3000名流动回收人员,普遍缺乏垃圾科学分类意识,规范化管理水平较低,工业垃圾、生活垃圾混杂现象较突出,一方面造成极大的资源浪费,同时大大增加了焚烧厂及填埋场的处置压力。

  一般工业固废要想进入生活垃圾焚烧电厂和生活垃圾填埋场,需要通过第三方检测和生态环境部门批准,费时费力成本高企,还有一定的环保风险。怎么办?

  就在此时,永康市政府将工业固废处理列入议事日程,成立永康市一般工业固废处置试点工作领导小组,启动探索工业固废资源化、减量化、无害化处置方法。政府和企业不谋而合,工业固废处置驶入了快车道。今年4月,《永康市人民政府办公室关于推进工业固废处置试点工作的实施意见》正式出台,先期选择永康经济开发区启动试点。

  全程“上网”可溯源

  “互联网+”模式规范固废处置流程,降低企业的处置成本,实现行业的规范可管

  一边是强烈的市场需求,一边是政府的迅速推进。经过公开招标,海呈公司成为永康市处置一般工业固废的试点运营企业,项目迅速推进。

  在海呈公司,徐涛向记者展示了一块电子屏幕——永康市一般工业固废监控平台。目前,平台已有946家工厂入驻,每一家工厂通过自主申报注册签约,获取APP端口,线上预约、轻点下单,第三方服务公司的工作人员就会直接上门清运分好类的工业固废。随后,工厂的可填埋、可焚烧、可回收垃圾均实现数据化、可视化,工厂回收统计、品类申报记录、废品流向记录等环节也一目了然。

  要想把工业固废分好、收好,收集人很关键。试行“互联网+”工业固废处置模式后,海呈公司将原来只回收废纸、废塑料等高价值垃圾的流动回收人员“收编”成为工厂垃圾分拣责任人,对工厂垃圾进行出厂前的全面分拣。海呈公司还对每一名收编的流动回收人员开展培训考核,实行持证上岗,回收人员做到统一规划、统一标识、统一培训、统一着装、统一指导收购价格、统一计量衡具、统一车辆、统一管理“八个统一”。

  徐海龙就是其中一位。原本走街串巷收废品的他,现在成为海呈公司的职员。徐海龙告诉记者:“现在我们工作规范了,大家有了垃圾分类意识,我觉得这份工作也算是为环保做贡献了。”

  专业的人干专业的事,工业固废“上网”好处不少。“通过‘互联网+集中处置’的模式,可以充分利用大数据及信息化技术,建设一般工业固体废物监管信息系统,动态掌握工业固废产生、贮存信息,对工业固废管理台账、转移联单、处置资金实行电子化管理,实现对可回收和不可回收的工业固废全过程跟踪监管。” 永康经济开发区党工委委员胡红青说,通过试点可以看到,“互联网+”模式不仅能规范固废处置流程,降低企业的处置成本,同时也有望将垃圾回收站点统一集中起来,实现行业的规范可管。

  “一企一策”分类推

  开发区超过2/3中小企业工业固废“上网”,每天处置30吨,成效初现

  永康经济开发区现有规上企业198家,加上模具市场在内的各类小企业,企业数量达1600余家。如此庞大的企业数量,涉及的行业林林总总,产生的工业固废品类更是多种多样。利用“互联网+”处置工业固废,企业真的能接受吗?

  带着这一问题,记者来到浙江安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该公司是永康经济开发区最早签约推行“互联网+集中处置”模式的企业之一。试行以来,该公司行政经理李凯发现,工业固废处置的成本降低了。

  李凯向记者算了一笔账:公司每月产生的不可回收工业固废约15吨,签约之前,这些固废主要承包给私人清运,不按重量按车算,每车清运费用约1200元(约两吨一车),平均每个月清运成本要近万元。试点签约之后,该公司按照工业固废处置的政府指导价是208元/吨,第三方服务费(含运输费)100元/吨来执行,每个月清运成本还不到5000元,处置成本足足降低了一半。

  “以前,工业固废清运的时间不固定,清运出去之后,还要担心承包方是否存在随意倾倒等情况。现在交由第三方托管后,海呈公司成了‘管家保姆’,指定专职人员定期上门进行分类和清运,所有工业固废清运的去向都有相应的备案登记台账。”李凯坦言,试点推行后,让他感触最深的,就是公司工业固废处置更加规范了,有了政府引导,企业少了很多后顾之忧。

  徐涛介绍,工业固废处置过程中最重要的一环,就是做好分类。与安胜公司一样,所有已签约并开始集中清运的企业,都在厂区设置了相应的工业固废分类场地。而由于工业企业生产类型复杂,海呈公司针对行业不同,采用“一企一策”的固废分类处置模式。

  数据显示,永康经济开发区198家规上企业中,都申报登记注册了专用APP,超过2/3的中小企业也将工业固废“上网”,平均每天处置工业固废达到30吨,成效初现。

  此外,为让辖区企业工业固废处置更规范,永康经济开发区正在筹建一个1万平方米的工业固废分拣中心。海呈公司结合开发区每天产生100吨可焚烧、可填埋的工业固废的容量,引进20辆专业清运的“小黄车”,满足清运所需。针对试点期间发现的问题和不足,徐涛表示,将不断改进和完善。

  垃圾是放错地方的资源,工业固废也是如此。“我们正进一步寻找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的可能性。”徐涛告诉记者,抛光灰目前已找到了解决办法——通过集中二次分拣,将其中一部分实现循环利用,另一部分满足填埋场准入标准进行填埋处置;永康众多门企的“心病”——废防火门芯板,可以制作成为水泥渣二次利用。此举对提高工业固废资源化利用水平大有裨益。(来源:中国环境网)

QQ图片20180208135017.jpg